分享到:
山东城市在线
当前位置山东城市在线 > 财经

对话谭雅玲:2019年人民币汇率大概率破7,美国追求利率霸权

www.sdnet.org.cn 发布时间:2019-01-01

对话谭雅玲:2019年人民币汇率大概率破7,美国追求利率霸权

来源:搜狐智库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人民币/汇率

对话谭雅玲:2019年人民币汇率大概率破7,美国追求利率霸权

编辑/古双月

搜狐有名堂《她说》女经济学家系列访谈 第5期

本期嘉宾: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 谭雅玲

“2019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先升后贬,破7概率大。” 谭雅玲在接受搜狐智库访谈时表示,破7是市场刻意炒作的,即便破7,影响也不大。

谭雅玲认为,我们需要找到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均衡水平。当前中小民营企业的生存底线是7.2-7.4元之间,国有企业的生存空间是6.6-6.8元之间。现在汇率走到了6.9,对国有企业不利。

“而美元的贬值倾向特别明显,美国政府和机构都认为美元贬值的概率在加大。但是美元是否能实现贬值诉求还是一个问号。”谭雅玲称, 2019年美国经济衰退的概率较小,而且美联储会抓住美国经济相对稳健和繁荣的时期进行加息。

“这是最好的时机。”谭雅玲说道,美联储最终目的是恢复美元的利率霸权,目前美元的汇率霸权已经恢复,但利率霸权没有恢复。“一旦利率霸权恢复,美元在全球的影响力会更大。”

谭雅玲还表示,人民币贬值对外贸来说是利好。自2013年以后,央行提出实行以贬值为主的双边汇率来促进外贸恢复。但是汇率只是一个工具,外贸发展的关键在于企业的技术和品牌效应。

“中国要认清和美国之间的差距,不要跟着美国走。”谭雅玲强调,中国的发展还在上升周期中,绝大多数发达国家的发展状态不如中国。

最后,谭雅玲表示,我国汇改的目的是推动人民币可兑换,使金融市场更加健全。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包括自由浮动汇率制是整个世界的基本趋势。

以下为对话全文:

搜狐智库:2018年马上要结束了,怎么看待2018年外汇市场的发展?

谭雅玲:2018年外汇市场的发展惊心动魄。第一,汇率跳跃幅度特别大,升值和贬值反差大。

第二,超乎预料,汇率的实际走势与年初预计完全不同。年初,大家预测美元要贬值,人民币会升值,结果2018年美元不但没有下跌,还反弹了5%。

大家毫无准备,人民币被动贬值,主观能动性很难发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从3月份的6.23左右,到年底甚至走到最高点6.97。随后人民币从被动贬值到主动应对,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逐渐回稳。

搜狐智库:人民币汇率现在是6到7之间,7似乎是一个非常敏感的数字,人民币“破7”会有什么结果?

谭雅玲:“破7”的敏感度是市场刻意炒作的,从6.99到7之间,只有很小的距离,即便破7,影响也不大。这主要是因为市场对货币升值和贬值的基本常识了解不够,大家简单的认为,人民币贬值,资产就会缩水,人民币升值,回报率就较高。

另外,破7成为恐慌性的指标,跟今年新兴市场的货币暴跌有关。今年6月份起,新兴市场货币炒作严重,波及的国家从2个上升到15个。

中国也受到波动,很多人认为,如果我们不能有效地约束“破7”关口,人民币可能也会陷入像土耳其、阿根廷,甚至南非、俄罗斯等国一样的困境。

而且,当前市场更喜欢人民币升值,一旦人民币升值,市场就显得比较兴奋。而人民币贬值时,市场则比较恐慌,人们的浮躁状态越来越明显。

搜狐智库:此前人民币也发生了几次贬值,和这次贬值有何不同?

谭雅玲:从2005到2013年也有一轮人民币的变化,第一,时间比较长;第二,趋势呈直线上升。其中,中国外贸和实体经济的发展,与那一轮的人民币升值有特别重要的关系。

人民币贬值意味着实体经济的成本压力减少,收益率增加,对出口行业或实体经济相对比较有利。2013年之后,中央银行提出了双边波动,基本以贬值为主的态势来促进外贸发展。

2016年也有一轮人民币贬值,明显带动了中国对外出口的恢复。而这一轮,年初预期人民币要升值,但是人民币突然贬值,出口、外资企业毫无准备,所以对中小型民营企业的波动较大。

搜狐智库:短期或者是长期来看,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趋势如何?

谭雅玲:人民币贬值对外贸是利好,但是我们并不是用人民币贬值来促进中国的外贸发展。从1997年到现在,中国的外贸基本是量大质低,外贸受制于汇率的影响,如果汇率升值,利润就会减少。

汇率只是一个工具,在利用的过程中,需要发现其趋势,进而管控风险。讨论汇率问题的关键在于实体经济的技术、品质和品牌效应,二者组合起来才对市场以及企业的发展产生重大影响。

从2018年的趋势来看,2019年的汇率应该是小幅反弹,这个小幅反弹主要是修复2018年4月以后的直线贬值。

第一,人民币升值之后就会贬值,贬值到一定程度就会升值,比如,2017年美元贬值9.8%,2018年美元升值5%,这是一个内在规律,也是一个技术性指标。

第二,这个反弹是有限的。从2005年汇改到2013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从8.11元升值到6.03元,升值了近40%。而从2013到现在是消化阶段,大概贬值了20%,人民币汇率在6-7元间徘徊。

第三,我国汇率的均衡水平始终没有找到,是8块钱、7块钱合适,还是6块钱合适?这与我国的产业基础和经济基础有关。

从外贸企业的角度来看,我们将其分成国有企业、中小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

现在中小民营企业对中国外贸的贡献达到50%,生存底线是7.2-7.4元之间,破7对中小民营企业的出口有利。

而大型国有企业的生存空间是6.6-6.8元之间,现在走到了6.9,对国有企业不利。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还没有找到货币价值的平衡点,从上到下没有一个基本常识。

反观美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都认为美元被高估,急切寻求美元贬值。临近年底,美元指数上升的阻力特别大,这个阻力主要来自美元的均衡水平评估。

换句话说,美元的方向特别清晰,想要通过贬值来应对外部竞争。但是美元指数却无法下降,这主要跟欧元、英镑贬值有关。因为美元的指数指标主要有7个,人民币不在之列,而这7个货币的经济和市场的控制能力都没有美元强。

所以美联储或者美元的贬值倾向特别明显,包括高盛、美国银行和摩根都认为,美元贬值的概率在加大,美元的升值是不可持续的,美国经济衰退的概率在加大。

从实体角度的发展来看,如果企业的经济竞争力提高,人民币升值,企业就容易扛住。企业的主动灵活性就会特别突出。

预判2019年,人民币或许会先升后贬,明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破7的概率大,人民币依然是双边走势,以贬为主。

搜狐智库:央行在其中起什么作用?

谭雅玲:央行的作用是在监管、疏导和调整方面做功课。

今年全球新兴市场货币暴跌,有的国家贬值60%-70%,少一点的贬值12%左右,中国是新兴市场中货币贬值最小的国家。从这个角度去看,中国没有卷入新兴市场暴跌的连锁反应中,这跟我国的监管有关,中国实施的是有管理的外汇管制。

最近外管局查处了很多非法外汇交易,市场觉得外汇监管趋严,实际上只是在合规上做了功课。对中国来讲,没有受新兴市场货币贬值的连锁影响是很重要的。

从央行的角度来看,央行当前管理调控的工具越来越多,管理更加成熟。

搜狐智库:美联储加息对全球经济尤其是对中国经济有什么影响?

谭雅玲:首先,美联储加息是货币正常化,不是紧缩货币。市场把美联储加息理解为紧缩货币,造成了心理恐慌。

第二,美联储加息是从零起步的利率。即便加了8次息,现在只走到2.0和2.25。即使走到2.5和2.75,还没有达到3%-4%的中性利率。

美国通胀预警是2%,所以,美国的货币正在正常化,依然在宽松的范围之内,并没有实行紧缩。

第三,美联储是一个比较独特的中央银行,美元货币供应量的60%在全球,只有40%在美国本土。这个货币供应量跟美国的经济结构完全吻合。

因为美国的跨国公司,包括企业、机构都是以海外为主,企业利润大多在海外。从这个角度看,美国经济在一个相对比较稳定的阶段。

美国今年经济增长达到3%,包括美国上市公司利润和收益高涨,美国上市公司第三季度报表显示,87%的企业利润都在24%以上。

2019年,美国经济衰退的概率相对较小,美联储会抓住美国经济相对稳健和繁荣的时期,进一步加息。这是最好的时机。

因为美联储最终目的是恢复美元的利率霸权,目前美元的汇率霸权已经恢复,但利率霸权还没有恢复。一旦利率霸权恢复,美元在全球的影响力会更大。

搜狐智库:中国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应对措施?

谭雅玲:我们要按照自己的发展来调整货币政策、利率政策。比如,为企业提供更充足的资金、更低的杠杆,让他们发挥实体经济的作为。

在美元强势霸权的国际环境之下,要想使人民币壮大起来,最终成为国际化的货币,我们需要健全市场、提高产品质量、壮大实体经济,只有人民币和美元之间的落差减少,人民币才会有真正的话语权。

搜狐智库:在这种情况下,是否会影响外资对中国的投资?

谭雅玲:当前,我们还是保持一个中性、稳健的发展战略,降杠杆,去库存,利率长期保持稳定。

外资主要看中中国的发展势头。与新兴市场比,中国还在上升周期,稳健性较好,而且绝大多数发达国家的发展状态不及中国。

另外,美联储有基准利率,中国市场现在还没有基准利率,我国的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正在进行中,所以经常以美元的指标来参考。

但是,美联储加息,央行也加息是不合适的,我们需要找到中国的政策基点和方向。

搜狐智库:人民币贬值对外储有何影响?

谭雅玲:在一定程度上,对外汇储备来说,人民币贬值是相对中性或利好的指标。人民币贬值,意味着美元资产或发达国家货币资产的魅力上升,有利于外汇储备的增加。

但是,在当前的外汇储备中,我们的币种比较多元,包括美元、欧元、英镑、加元、日元、澳元等,对美元的配置比重逐渐减少,多样化的外汇储备逐渐增加。

如果美元升值,其他货币都贬值,也会影响外储的变化。其次,对结汇影响很大,如果美元贬值,人民币升值,大家可能愿意去结汇。

所以,外汇储备的增量与减量复杂,关联要素多;而且,在外汇储备的认知上,外储增加也不代表就是好,外储减少也不代表就是不好。因为本身的价格在波动,宏观调控的政策也在不断调整。

当前,我们对外储的最大争论是跟3万亿有关。原来是4万多亿的外储,现在是3万亿,所以很多人可能是从心理的角度认为外储减少对经济产生了较大影响。

外汇储备本身可能跟美元指数的走向和主要发达国家货币的走向有直接关系,但是我们对市场的认知不太准确,人民币一贬值大家就拼命的去换汇。这造成了外汇储备的动荡。

另外,充足的外汇储备在某种程度上对国家实力,对金融风险防范的意义非常大。

搜狐智库:中国加入SDR已经两年了,在这期间人民币国际化有哪些变化?目前很多发达国家都在缩表,这对人民币国际化来说会有哪些挑战或机遇?

谭雅玲:国际市场的异常性更加突出,人民币国际化面临的风险比过去更大。

从全球来看,目前全球的经济总量低,流动性规模相对较高。而中国的经济总量是80多万亿,但是已经有170万亿的货币供应量,流动性远远高于经济总量。

西方的缩表和中国的流动性过剩没有可比之处。西方多数国家通过过度的投放度过2008年经济危机,现在缩表恰恰是要回归正常。

人民币国际化主要看国内的实体经济是不是有竞争力。今年以来,人民币走出去的前景有所收缩,这跟我们调结构、脱虚向实有特别重要的关系。

从人民币本身来讲,人民币经历了升值又经历了贬值,市场的不淡定非常突出,所以央行外管局的管控紧锣密鼓,这种管控实际上对我们的风险防范是特别有益的。

当前,外汇市场还没有开放,市场上人民币和外币是混搭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一直把防风险作为首要任务,这跟社会常识和专业程度,包括情绪化和急躁性有特别紧密的关系。

尤其是在海外市场变化比较大的时候,人民币的国际化要审慎推进。保本或防风险是第一位的,而不是操之过急去推动人民币的自由化或者市场化。

搜狐智库:在您看来我们汇改的方向到底是什么?

谭雅玲:汇改最终是要推动人民币可兑换,使整个金融市场更加健全。2005年汇改对市场震撼力较大,2016年和2018年两轮人民币贬值,中央银行都在用逆周期因子去调市场心理。

讨论人民币国际化的问题,是别人接受你,别人为什么要接受你?你经济有实力,国家稳定、市场健全,老百姓很理性。真正的实现人民币可兑换,需要把内外关系梳理清楚,这对真正成为国际化货币是非常重要的。

搜狐智库:未来汇率制度会进行什么调整?

谭雅玲:我觉得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包括自由浮动汇率制是整个世界和国际环境的基本趋势。

从历史角度来看,浮动汇率对经济的灵活度,对市场的发展是有促进意义的,但是给风险防范带来了特别大的挑战。中国也有固定汇率制,固定汇率的发展需要和经济周期、经济实力匹配。

无论是固定汇率制还是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自由汇率制,适合国情,符合自己的发展才是最重要的。

(搜狐智库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

【“搜狐智库”系搜狐财经精心打造的品牌栏目,主旨为“聚集学者与企业家智慧,把脉经济趋势”。搜狐智库旗下已打造“搜狐有名堂”沙龙,以及著名经济学家、知名企业家、首席经济学家、女经济学家等访谈系列。如有意接洽现场报道、专访、节目合作事宜,请发邮件至biznews@sohu-inc.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山东城市在线
推荐图文

Copyright @ 2010-2019 山东城市在线 All Right Reserved
山东城市综合门户
中国互联网文化传媒联盟会员单位